En



題旨簡介

「來自山與海的異人」


展名當中的「異人」靈感來自日本古語「稀人」(marebito),此概念由日本民族學學者折口信夫(1887–1953)所提出,原意指的是帶著禮物,遠道來訪的神明。這些訪問通常發生在特殊場合,與這樣一種超脫的存在相遇總是不可思議,如果能以恰當的方式回應 – 如儀式和慶典,他們將賜予知識和智慧當作禮物。

我們以「稀人」延伸而來的「異人」指涉眾多的「他者」 – 不只是靈體與神,還有薩滿、異國商人、移民、少數民族、殖民者、走私者、黨羽、間諜和叛徒等。於我們而言,異人是一個中介者,是我們與另一個世界溝通的管道。透過與異人相遇,我們得以重新審視自我、所在之社會,甚至是物種的界限。這是來自異人的禮物,而有些禮物是很難得的。


展名中的「山」和「海」,我們腦海浮現了「贊米亞」和「蘇祿海」。贊米亞如美國人類學家詹姆斯.史考特(James C. Scott)所描述,指的是越南中部高地至印度東北這一片海拔300公尺以上的廣大高地範圍。贊米亞的高海拔和崎嶇地形構成了一個天然的屏障,使此區難以被圍繞它的平地國家所控制,從而成為各種逃避國家者的庇護所,例如少數民族、被遺忘的戰爭游擊隊和毒梟。蘇祿海是太平洋和南中國海之間的邊緣海,南部與婆羅洲接壤,北部則是錯綜複雜的菲律賓群島。除了歷史悠久的海上貿易,蘇祿海也充斥著抓捕奴隸與海盜行為等活動,如今已成為恐怖組織活動的舞台。

高地贊米亞和低地蘇祿海構成一股垂直的力量,拉扯著平地國家的根基。為了想像這個力場可能的樣貌,我們製作了一個圖表,成為此次展覽的概念藍圖。

圖中的另一股垂直力量是從對流層的「雲端」延伸到地殼深處的「礦物」,同時我們也想到稀土元素,從地表下提取,再昇華為數位雲端。透過雲端和礦物所開啟的非人視野,展開的是超越人類尺度的時空觀。在籌備這次展覽的過程中,從思考人與非人的糾葛,進而引發的其中一項核心問題是:如何在這些關注點中,再次思考亞洲未曾完成的解殖計畫?

現在,我們暫時將圖表中心的空間命名為「空無」,虛無或空的概念讓人回想起亞洲一些弘大思想體系的基礎,雖然這個空間的可塑性使其容易受到政治性的(不當)挪用,但是在今日,動盪的地緣政治,不斷發生的技術革命和全球性的生態危機之際,現有的道德和政治坐標並不足以描繪我們的世界,我們似乎陷入了另一種的空無。在這樣的情勢下,重新思考亞洲思想體系中的「空無」或許有所幫助,「空無」不只是缺乏,也不只是缺席,而是創生可能性的場所。這也為展覽帶來下一個問題:如何創造性地思考「空無」,以及如何在「空無」中創造性地思考。

這個圖表既不是理論模型也不是故事線,它是我們製造出來的工具,是一個讓藝術家、研究者和合作者的作品與想法能夠棲息的舞台。展覽呈現四個相互關聯的章節:一樓的第一展區(102展覽室)和第二展區(103到108展覽室)所匯集的作品,體現了人的歷史與山、海、雲、礦之間複雜的交會。在二樓第三展區(202展覽室)的作品著眼於那些受非人驅力而超越既有認同框架的人。第四展區(203到205展覽室)的作品包括人與物的變形與轉換。交織著這四個章節的是展場中的四個“註腳”,這是一些思想和筆記的集合,不僅為藝術作品提供了可能的脈絡和潛台詞,也開放其他可能的思考路徑

我們或許無法為亞洲目前面臨的許多緊迫問題提供答案,但我們希望透過這次亞洲雙年展的呈現,試著將既有的詮釋框架鬆綁,讓亞洲內部的議題重新置入新的關係鏈結之中,從而擴大了應對的可能性。

文/ 許家維 & 何子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