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丁昶文 TING Chaong-Wen



  • 〈處女地〉,2019,強化玻璃地板、紫外線燈管、霓虹燈管、金雞納樹原材、奎寧水、多頻道錄像,尺寸依場地而異,藝術家提供。

  • 〈處女地〉,2019,強化玻璃地板、紫外線燈管、霓虹燈管、金雞納樹原材、奎寧水、多頻道錄像,尺寸依場地而異,藝術家提供。

〈處女地〉


大正七年(1918)出版的科幻小說《三十年後》,描述一個沒有戰爭的未來日本,人們透過藥物得以延長壽命,小說作者星一是星製藥株式會社的社長,從1920年代初起,做為世界第二大奎寧製造商的日本星製藥,開始在台灣的金雞納樹耕植事業,小說所預示的烏托邦想像,與現實中日本對帝國主義的追求,產生了戲劇性的強烈對比。

日治時期是台灣史上最大規模的熱帶植物引進與試驗階段,臺灣由於地理位置、氣候、生態環境的因素,亦是瘧蚊的理想繁殖地,歐洲在過去的殖民過程,發現南美原住民以金雞納樹皮來治療瘧疾,以金雞納樹提煉奎寧,成為了人工疫苗發明前,做為治瘧、防瘧的唯一解藥。奎寧的功效為殖民者提供了深入原始叢林、熱帶島嶼的新機會,昔日的瘴癘之島一躍成為製造藥品的寶庫,金雞納樹與植物學成為「另類的帝國武器」,鞏固帝國統治、促進殖民擴張,並讓殖民地成為有利可圖的新領土。

〈處女地〉以一座臨時性的酒吧為舞台,地板上散落的玻璃管透著螢光,管內裝填琴酒與奎寧混合成的液體,奎寧作為「解藥」帶有多重含義,殖民性亦如同病毒,深入血液、骨髓,深藏在我們意識之中,如何藉物質探索來重新回應歷史的諸多巧合?



關於藝術家


1979年生於臺灣高雄,2006年畢業於國立臺南藝術大學,目前居住和工作在臺南。其作品擅長處理影像及物件等混合媒材的空間裝置,這些作品深受個人經驗啟發,常以現成物置於特定展覽背景下,演變成為特定的歷史敘事。在令人驚訝的創新當中,他嘗試解構、闡釋和重新詮釋著我們共享的歷史,並審視物質文化、歷史衝突、集體記憶和跨境存在等現象及問題。他的作品曾在諸多美術館、雙年年展展出,代表性展覽包含:「漲潮17:費利利曼圖雙年展」,Artsource(費利利曼圖,2017);「中之條雙年展」,舊廣盛酒造(日本群馬,2017); 「工藝援引」,金澤21世紀美術館(金澤,2017),「當下檔案.未來系譜:雙年展新語 台北雙年展」,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2016);「Koganecho Bazaar 2016」,黃金町管理中心(橫濱,2016),「城市.魅感」,高雄市立美術館(高雄,2015),「投機性粉塵」, Corner Art Space(首爾,2015),「影像/聲音:理念與立場」,104藝術中心(巴黎,2014),「無河不流 有河必流」,關渡美術館(台北,2013)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