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

下一位

prev

上一位

藝術家介紹


周滔,〈藍與紅〉,2014,單頻高清錄影(16:9,彩色,有聲),25分14秒。藝術家及維他命文獻庫收藏。
周滔,〈藍與紅〉,2014,單頻高清錄影(16:9,彩色,有聲),25分14秒。藝術家及維他命文獻庫收藏。









周滔 ZHOU Tao

這個工作的考察的行程大量集中在曼谷與廣州的市區中心廣場,也包括一個坐落中國南方山脈中的重金屬礦區及其周邊的村莊。

不管是老人在自然光線下的膚色,還是沐浴在夜光下的人群;從夜幕下LED強光染藍的整個廣場,與反政府民眾在廣場上夜夜不眠的狂歡,到金屬礦山區橘紅-灰綠的地表,各種人物的動作,甚至是陣風與山體震波的一次迎撞,都造就了皮膚到地表相互折射。

我也常想:那些拍攝經歷中引起的強烈情感波動與起伏,如何消受。但恰恰與此同時,在知覺不斷遭遇擊打,意識不斷被沖刷之後,反而出現了一片空白地。一片內在的空白地表,情節與風景在此被重新喚起形狀,重新回歸了他們各自自在的位置。當然他們同時也是現實的情節,也是現實的地表風景與人物,他們重影了。兩種地表的重影使一切回歸到重新的出發點,回到了母體。

我想「翻身」的動作正是在這片空白地表上發生的,重影決不虛無,而猶如有機體,是軀幹的形體彰顯,它產生了動作,就是這個翻身。翻身的動作頓然間啟動了全身關節,身體舒經活血了。正是兩層地表的纏繞與扭動造就了軀幹,賦予了軀幹的皮膚,雙層影色相互滲透。軀幹上各種皮膚層層映射,互相融化疊合,皮囊毛髮,表情依然,栩栩如生。

可是那些被現實驟然撞擊的情感衝擊波去了哪裡?消失了嗎?沒有,他們潛藏在皮膚下變成血液。感知讓他們重新找到了歸宿,沒有讓他們演化成那種簡單沉重,或憤世嫉俗,而是讓他們加入皮膚和地表下血液的再造過程中。我想影像並不是去記錄現實的如何真實殘酷,以及廣場色光沉醉的迷幻,而是從地表到皮膚,從重影到再生。

我想我為何一直在投入這種貼近地面飛行一般的拍攝,投入這種未知狀況的感覺撞擊,並不去精心構思和劇本營造,而把〈拍〉演化一個基本思維動作。〈拍〉是每個人都可以拿起自己的手機拍攝一樣,其實我們都在這個時代共同演化一個新的日常動作〈拍〉,它在今天和「我想」,「我看」一樣,似乎習以為常到可以忽略不計的地步。正是這樣,這個基本動作讓我們開啟一個新的感知。

周滔

1976年出生於中國長沙。
現工作居住於中國廣州。 


相關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