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

下一位

prev

上一位

藝術家介紹


普拉尼特・索伊,〈廣州I〉,2016,20片彩繪磁磚,30.48 x 30.48 cm;20分鐘循環錄像,51分鐘雙聲道聲音裝置。普拉尼特・索伊及實驗者畫廊收藏。
普拉尼特・索伊,〈廣州I〉,2016,20片彩繪磁磚,30.48 x 30.48 cm;20分鐘循環錄像,51分鐘雙聲道聲音裝置。普拉尼特・索伊及實驗者畫廊收藏。
普拉尼特・索伊,〈庫馬爾圖利繪畫者-勞工報告第一部〉,2010,幻燈片放映,75片幻燈片、柯達幻燈機,5分鐘循環撥放。普拉尼特・索伊及Vadehra畫廊收藏。
普拉尼特・索伊,〈庫馬爾圖利雕刻〉,2013,壓克力及亞麻,30 x 65 公分。普拉尼特・索伊及Vadehra畫廊收藏。
普拉尼特・索伊,〈庫馬爾圖利製球者〉,2012,MP4動畫剪輯,2分鐘循環。普拉尼特・索伊及Vadehra畫廊收藏。









普拉尼特・索伊 Praneet SOI

〈庫馬爾圖利〉

藝術家從2006年起開始紀錄勞動生活,當時他正與庫馬爾圖利藝術區的雕塑家一起合作,庫馬爾圖利位於印度大城加爾各答的北邊。座落在當地胡里河沿岸的古老倉庫與殘破別墅,內部空間被隔成一間間小工坊,有時候一間只有一位工人在操作設備。創作者對於加爾各答勞動生活的探索,某方面來講也再現了這座城市在共產黨政權下做了34年首都的過去。這是以人體作為媒介的再現,不斷重複動作的必要性,連結出主題和樣式的構成 。

就這樣,索伊開始紀錄勞工在工作時的重複動作。他的第一位主角是庫馬爾圖利的印刷工比舒達。索伊花了數個月觀察他如何操作一台老舊過時的腳踏印刷機,為當地的小商家印刷收據及海報;然後追隨著他的動作韻律,用數位單眼相機捕捉下靜態的影像,其中一部分轉錄到金屬版上後,再繼續紀錄他用印刷機把這些圖像打印出來的過程。題名為〈庫馬爾圖利─ 勞動筆記I〉的投影片,播放的正是這整個過程的視覺論述。

索伊也開始頻繁拜訪從比舒達的小工坊沿馬路而上的其他工坊。在另一個狹小侷促的空間裡,名叫莫漢的工人正在生產城裡的孩子喜歡在後街小巷裡玩的廉價塑膠球。這些球輕薄到只要來了一陣微風,球就隨時會被吹得滾動起來。他操作的機器是一台古老的機械電氣設備。在上方的槽門裡放進一把彩色塑膠粒,流著汗水的手臂把大型的輪盤搖上來,腳一邊踏著一個放在地上長得像風箱的東西,然後雙手把一組金屬模快速打開又闔起。於是,一顆有著珍珠般光澤的球就出現了,接縫處還殘留著未乾的塑膠液。在人力操作與機器作業之間,他順暢而有效率地交替著。一系列的重複動作同時也成為一種度量衡,規規矩矩的排序能確保他不會漏掉任何一個動作。一天下來,他總共可以生產四百顆球,做好的球裝入塑膠袋後,再陸續推運出去。

索易記錄下這一套彷彿精心編排過的動作,再將其製作成動畫片。影片的每一個影格轉化成一張繪圖,穿插到時間軸裡。動畫片中,機器被省略了,觀者得以全心關注莫漢的每一個肢體動作。

最後,雙聯畫上呈現的則是兩家小工坊所用的機器設備。

本系列作品仍持續創作中。

〈廣州〉

普拉尼特・索伊曾在喀什米爾首都斯利那加的一個工作坊當學徒,與長年製作傳統工藝的名匠一起工作。之後待在廣州的一個半月期間,索伊延續同樣的創作脈絡,埋首於一間瓷器工作坊,向工匠們學習繪製傳統的圖案,磨練自己掌握師傳徒承的某些特定技法。

圖案的設計源自他對清朝瓷器的研究,並納入在斯利那加時與工匠共同創作的蘇菲(Sufi)圖案。索伊還將與瓷器工作坊周遭(珠海廣場)城市景觀相關的繪畫也融入圖像中,從而創造出個人化的構圖,讓圖案製作偏離原本應該遵循的發展軌道,或失去該有的對稱模式。

此裝置作品中呈現的影片是極為重要的一環,藝術家將他在海珠區與瓷器工作坊的工匠一起工作時的某些敘事題材,透過這個媒介進一步展現,包括運用瓦片製作過程繪製的細膩圖案製成的動畫,同時穿插了他的日記,和他與工作坊共事夥伴的談話片段,那些對話讓他對當時身處的文化環境有更深入的體悟。影片中還有一個相當重要的章節,敘述藝術家在一棟現已改為博物館的建築物中,感受到一位已故的知名印度自由鬥士的靈體,據說他曾在1923年舉辦的共產黨代表大會期間造訪廣州,但是那段史蹟已然不易查尋。

前不久在巴黎發生恐攻事件時(2016年11月),索伊人正在中國。他在作品中採用一張當時廣泛流通的報紙照片,用雙手框出局部畫面的同時,也將媒體大肆渲染的光天化日下的暴力行徑遮住了,只露出照片中的特定景象並對此加以探討。插入這些和恐怖行為有關的影像有其特殊含義,尤其是在伊斯蘭極端主義在中東、中亞、南亞、和中國東部的某些地區持續壯大的時代背景下。這些地區都位於古代貿易經商的路徑上,而且數世紀以來處於動盪不安的局勢,讓肖像學得以持續散播和突變。 

作品的聲音元素則是用來為瓷瓦和影片的營造氛圍,內容為現成的聲響和聲音,層層堆疊並經過大幅剪接。橫渡整片印度次大陸到中國教書的印度僧侶的中文名字被用廣東話唸出來,成為跨越整件裝置作品總長的聽覺測量器。除此之外,唐僧玄奘於第7世紀遊歷印度時詳細記載的西行見聞,也被用廣東話讀誦出來。蘭吉特・霍斯寇特(Ranjit Hoskot)翻譯中世紀喀什米爾神祕主義詩人拉爾・苔德(Lal Ded)的文學作品,也用口述的方式收錄進來。

作品配樂是由與索伊一起到廣州的阿根廷作曲家克勞迪奧・布朗尼(Claudio F Baroni)所創作。他們在美術館準備的房間裡設置一個臨時的錄音室,由布朗尼擔任指揮,在此錄製作品中所用的音樂。

普拉尼特‧索伊

生於1971年印度西孟加拉邦。
現工作居住於荷蘭阿姆斯特丹及印度加爾各答兩地。


相關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