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

下一位

prev

上一位

藝術家介紹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超自然農業投資計劃〉,2017,現地表演及多媒體裝置。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超自然農業投資計劃〉,2017,現地表演及多媒體裝置。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超自然農業投資計劃〉,2017,現地表演及多媒體裝置。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超自然農業投資計劃〉,2017,現地表演及多媒體裝置。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超自然農業投資計劃〉,2017,現地表演及多媒體裝置。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超自然農業投資計劃〉,2017,現地表演及多媒體裝置。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超自然農業投資計劃〉,2017,現地表演及多媒體裝置。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超自然農業投資計劃〉,2017,現地表演及多媒體裝置。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超自然農業投資計劃〉,2017,現地表演及多媒體裝置。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超自然農業投資計劃〉,2017,現地表演及多媒體裝置。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陶土主義〉,2015,裝置,尺寸依場地而定。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陶土主義〉,2015,裝置,尺寸依場地而定。藝術家收藏。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 Jatiwangi art Factory

〈陶土主義〉

位於馬甲倫卡縣市郊鄉間的加帝旺宜,多年來一直是印尼著名的屋瓦製造區。1997年金融危機後,許多屋瓦製造廠因而縮編甚至關廠停業。近年,加帝旺宜逐漸轉型成製造工業區。

〈陶土主義〉讓「陶土」成為共通的語彙、彼此理解的橋樑,試圖藉此重整村落發展之各方勢力關係,並將「形式」本身化作加帝旺宜藝術工廠 與各界單位的合作協議。

對於這項計畫來說,最重要的是新夥伴間的合作,並在創作發展階段逐漸熟悉彼此、認識大眾。這樣一來,才能透過閱讀、研究等方法,找尋如何讓彼此存在融於這片土地之途徑。而藝術,始終是協調社會、醞釀思想的關鍵角色。


〈超自然農業投資計劃〉

當加帝旺宜人使用「臺灣」這個字時,他們通常指的如果不是移工,就是商業投資客,而我們對於後者—商業投資客——感興趣。每個人都知道,尤其在2008年以後,全球化和新自由主義不斷加速全球規模的土地掠奪。結果,越來越多人被驅逐出他們的土地,越來越多農民被剝奪直接取得土地的權利,我們的原鄉加帝旺宜也不例外。自2008年以來,秉持著開發主義(developmentalism)的地方政府也急速地開放在地投資機會給世界各國的廠商。政府正在努力推動加帝旺宜及周邊地區成為爪哇北部的工業發展中心,中央政府的大型開發計劃,例如西爪哇國際機場和高速公路的建設,都是為了支持這個工業區的基礎設施。在一大片原做為農業生產的土地上紛紛蓋起了製造業工廠,其中部分工廠也曾接受來自於臺灣的投資。

這個計劃是由一場具有表演性質的商務會議所組成,參與會議的兩方分別是來自臺灣的投資者與瓦茲村—一個土地皆被印尼空軍主張擁有的村莊居民。今天,投資者已經成為無法觸摸的神秘人物,彷彿只有政府官員和寡頭精英有權與他們交涉。作為公民的我們,似乎沒有類似的管道或機會能與投資者建立合作關係。如今,全球投資業只對於實際的利益感興趣(至少在我們這個地方),因此,在這個商業會議計劃中,我們在這片被印尼空軍所主張擁有的土地上,提供了投資者一個有利可圖的文化開發案。我們提出一個由親屬成員管理的農業企業,並採用有機農法——這是個超自然的作法。大多數瓦茲村的居民並不擁有土地,幾乎所有人都是農場勞動者。不過,大多數居民的住宅周邊延伸一百公尺範圍內,皆有閒置的花園。透過一個強調種植介質的耕作方法,我們打算將這個閒置的土地轉成農地使用,而每個轉變的過程都將伴隨著諸多儀式及憐憫。出自對於土地的情感連結及關於各個轉變過程的嶄新觀點,居民們將會努力在這個村莊內實現糧食自給自足的理想。這個表演除了作為一種藝術姿態外,我們也將之想像成一種能強化公民談判地位的政治姿態,以面對1951年起就主張擁有這塊土地的印尼空軍。同時,我們也希望這件作品能讓人們理解該如何面對開發主義。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

加帝旺宜藝術工廠成立於 2005年,注重以節慶、表演、視覺藝術、音樂、影像、陶瓷、展覽、駐村計劃、月例討論、廣播及教育等文化活動與藝術建立本地鄉村生活的論述。


相關經歷